最新最潮的新闻资讯

09高考作文最新热点素材例解 世博会中国馆

2019-05-01 08:27栏目:热点作者:admin
TAG:

  4月23日,复旦大学经过专家考试和校招生领导小组讨论,把38岁的蔡伟列入了2009年度博士生拟录取名单,导师为古文字学泰斗裘锡圭先生。38岁读博士并不稀罕,稀罕的是蔡伟只有高中学历,下岗十余年———8个月前,他还在辽宁锦州蹬三轮养家糊口,从未想过,人生最大的转折即将到来。

  这必然会是一则充满励志色彩的“佳话”,构成佳话的各种反差元素都有:比如高中学历、下岗工、蹬三轮、博士生、复旦大学、古文字学泰斗。不过,佳话的生命力不在于传诵,而在于透过它,窥见这个社会的镜像。从这个意义而言,三轮车夫获读博士,更像是一张丰富的社会试纸。

  首先,它检验了人心的接受度和开放度。放眼百年大学史,破格录取并不罕见,比如,连高中文凭都没有的何其芳,被北大考察后破格录取,终成一代著名诗人;历史学家吴晗,在考试中数学是零分,仍被清华破格录取。但在当下,破格却是颇为敏感的事情,公众狐疑且诟责。

  其次,它检验了大学的自主权和独立性。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大学破格仿佛是寻常事,除了学生被破格录取,老师也被破格任教,比如,梁漱溟没考取大学,不妨碍他当上北大哲学系教师,拍板者是校长蔡元培;沈从文更是连小学都没毕业,却执掌中国公学的教席,拍板者是校长胡适。“一无学位、二无论著”的陈寅恪名列清华“四大国学导师”,成为“教授中的教授”,也与清华破格有关。那个时代的大学之所以佳话频出,正在于大学比较具有独立性,具有自主权,不为权力所左右。或许可以说,一个不敢破格的大学不会是好大学。

  再次,它检验了招录工作的公平性和透明度。没有公平、公开、公正,佳话便可能是假话,是欺世盗名。

  最后,它检验了整个社会的“温度”和这个时代的“厚度”。有深入的研究并发表独立客观的观点,才是最神圣的。在这个逐利时代,还有多少人置名利如粪土?还有多少博士拒绝“鬻智干禄”?还有多少做学问的人在追求独立思考、观点客观?实际上,学人的浮躁、大学的功利化与整个社会的躁动息息相关、互为影响,如果一个学人汲汲于哗众取宠,如果这个社会没有一些愿坐冷板凳的人,而是充满着喧哗与骚动,注定是贫血的,也是缺钙的。

  “积微言细,自就鸿文”———从细微处积累,努力奋进,最终取得大成就,这是蔡伟的自勉。但我们不止把其当作一则佳话,而应该通过这个佳话,来检验人心、检验制度,检验时代体温,从而让类似的破格多一点,让陈旧的羁绊少一点;让大学的独立自主多一点,让暗箱操作少一点;让这个社会的沉潜多一点,躁动少一点。

  一些提法也有新意,为公众理解五四提供了一些新线索。比如陈平原说“五四”对于我们“既是历史,也是现实”,谢泳的“五四周期率”,孙郁的“合理的文化生态观”,林贤治说的“文学如同历史一样,是可以的”等,都为人们温习五四精神提供了新角度。尤其许倬云访谈,在极简的篇幅里,为我们勾勒了一个反思五四的路线图。相信他们的批判性思考会像一个助产师那样,带动更多人对五四真精神、真价值的追寻。五四之“新”,新、新文学、新科学、新教育、新国民等,这与五四“除旧布新”的历史目标是一脉相承的。对于“新”与“旧”,五四有过多次争论,但当年多数人是把它们看作一个相互作用的整体。不仅章士钊有“新旧调和”论,李大钊也提出过新旧“并存同进”论,认为“新旧之质性本非绝异”。张之洞过去有个说法,认为只要新不要旧,很容易落下“旧者因噎而食废,新者歧多而羊亡”的结果。

  最新一期《半月谈》杂志曾发问:“五四”精神中,“德先生”在中国为何常常不及“赛先生”?为何科学、被一再提起,平等、自由被有意无意地遗忘?显然,“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口号里,不仅包含“科学”和“”,也还包含“自由”与“平等”。这四个关键词成为的发展方向。正视近两百年来的中国历史,就不难发现,“五四”精神更包括一个在困境中求生的民族本应具有的、自强不息的内生力与自新力。所以,强调说:“让伟大的五四精神在振兴中华新的实践中放射出更加夺目的时代光芒。” “青年者,国家之魂”。一个国家有着怎样的前途,关键在于青年对自己、对国家有着怎样的态度。毕竟,没有国家的前途就没有青年的前途,而国家的前途也离不开青年的前途。诚如所言:科学、、爱国应该是我们纪念“五四”,牢牢记住并且应该发扬的精神和传统。故而,随“五四”而起的公共精神,近年来在不断成长的NGO、志愿者、有参与精神的网民、具备启蒙精神与公识的知识分子等越来越多的人身上,孕育出新的希望,展现着新的光明。

  这种纪念方式,既不能过于悲情地让大家重拾悲伤;也不该浮华到让人感觉是在消费悲伤;更不能以做政绩的心态,将悲伤变色变味。

  在地震灾区的重建资金当中,有部分是全国各地民众的捐款,其中有些还是经济困难人士节衣缩食挤出的资金。如果北川县有关方面不将全国民众捐助的资金更多地用于灾区群众生活改善,而是不必要地建设形象工程与购买豪华车辆,则不但违背广大奉献爱心民众的心愿,而且还可能一定程度地挫伤民众的捐助积极性,并进而影响到其他需要捐助的地方与领域得到民众更大的支持,影响与妨碍各项慈善事业获得更大发展。

  强调建立并公开震亡者名单,详实登记他们的性别、年龄、籍贯、身份等,并非为了争取什么权利,只是为了无时不在的遗忘,实现更庄重的纪念。名字体现,名字就是悲欢离合,展现往昔的生活片断。由此,呈现他们生前的笑脸,察见那些已然破碎在五月的梦想,抚慰那些永远不能愈合的伤痛。在名单的帮助下,地震就不可能真的夺走那些同胞,因为他们留下了一世为人的凭据。

  不是对于残酷的灾难背景下的真情和荣誉的宣传,因为人们的心理或许依旧还不能承受这份负担;不是对于灾后重建项目的展示,因为这本该就是工作者的职责,如此展示,难免有邀功的嫌疑;更不是聚堆的举行这样的研讨会,那样的招商会,因为这也应该是灾后重建过程中的系列工作,而不是在5月12日前后的“纪念形象项目”……

  既然是纪念活动,笔者倒是觉得一味的宣传民族精神有失偏颇,虽然地震灾难已经过去一年了,但是人们依旧没有忘记在灾难中所暴露出来的生产质量安全问题;没有忘记那些孩子的死是因为学校教学楼质量的问题;更没有忘记对于存在着建筑质量安全企业问题的企业的核查、公布、惩戒、问责一直都没有良好的执行。借着纪念活动大张旗鼓之际,与其过多的宣传好人好事,不如好好的打击一下违法犯罪分子。

  灾后重建和汶川的纪念,不是任人表演的“星光大道”,人们需要的是切切实实的灾后重建,而不是在这几天里的“应景项目”。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